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,真受不住这冬天,以及这如影随形的湿冷;本就不太喜欢下雨,更不喜细雨绵绵的冬天,甚至有些厌恶。

每每下楼去,微冷细风拂面,就直让我一阵哆嗦,即便美少女迎面而来也无心多顾,更别说街上人本就寥寥无几。南方的冬天真当得起死寂这词,往日喧闹的街市,嘈杂的交通,这会都安静多了。这冬天就像严厉冷酷的老师,我就是个大气都不敢喘的小孩。

其实也非一直就厌烦冬天,也曾有过期盼。记着小时候读书,我们都随身抱着个小火筒,上课了就放在课桌下,约莫能烤火一个上午。下雪了就放下跑去操场打雪仗,堆雪堆。上课铃响了,还依旧不舍;许多人手里都藏着小雪球,等谁一个不注意就扔脖颈里寻了开心。脸啊手啊都通红通红的,但自己从没觉着冷,有的只是欢乐。

渐渐的,长大了,话少了,下雪也还去玩。但不再期盼,也不跑去雪地撒野,只是静静地看着雪缓缓飘落,然后抓一把雪放手里揉成球,看它慢慢融化,就像我儿时的快乐。再后来,干脆也不看了,雪地都不愿去踏一步,就远远地隔窗看着树林草地变装一身纯白。

现在呢,都不愿看。要是下雪了门窗严闭,蜷缩着只想这冬天快点过去,分秒如年。在大学的时候,我们调侃含浦的妖风又到,白色恐怖就要来袭。是的,我不再无所畏惧,一场雪就能让我心生烦恼。终于,广州是个没雪的地方,可冬天依旧那么的湿冷,相比老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去了躺昆明也是如此,没个真四季如春的地。

也许不是世界变了,只是看世界的心变了;也或许心没变,只是心中荒芜的地界大了,欢乐的阈值在这段时光的旅途中无形提高吧。

Danile_Lxp
12-16 周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