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时到了年底,欠租的还租,负债的还钱,过年就像过关一样,所以年底又叫年关。到如今,这词早已渗入各个方面,回去要抢票,到家各种人情往来,串门准备大小红包,没点结余还真不敢回去过这个年。这就是当今年关里的那点事。

我是个没什么财商的人,这有小时候我爸的一些潜移默化,可能还有点基因遗传。98年很多家里还是黑白电视的时候,他高兴能买台光碟播放机给我放电影,或者给个3、5块零钱花。他对“钱与关系”的处理非常简单粗暴,他觉得亲,不论远近都舍得。

8号有借贷平台突然打电话过来,说我朋友逾期还没还,让我帮着提醒下。接完电话,就打给我朋友询问他具体情况。我了解一番后,告诉他我可以帮他缓解,前提是他要去找一份工作。自身状况并不好,花了大半年直到上月才结清银行债务。到今天,我甚至都没决定要不要回去过这个年。但我还是要告诉他,有个人愿意用行动去帮他,不单因为他是我朋友,还因我经历过被银行和其外包夜以继日呼叫折磨:那种无尽头,没希望,整日惶惶不安的日子。我曾腆着脸找5个关系美好,也信誓旦旦说有困难,一起解决的人,真碰上事了各有说辞,也许不是唯一,但“钱”真是“关系”的试金石。

人会不止一次的,因为主观选择或客观因素站在大雾里,迷茫焦虑,心无所望,而我不希望他再重蹈我的覆辙!其实人只要活着,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?哪有放不下的事?无非是和自己纠结,既不愿接受集成的事实,也无勇气再探索前行罢了。

星期二
2019.01.15